平板电子书网 » 玄幻小说 » 玄幻:这个山贼不好惹最新章节列表 » 正文 第五章 角色扮演

最新网址:www.qiuyewx.com

正文 第五章 角色扮演

文/郝汉子
玄幻:这个山贼不好惹 本章字数:5409 玄幻:这个山贼不好惹txt下载
推荐阅读:思归何归 恶毒女配苟命指南 重返1987 告别前任:我和女神结婚 末世:全面入侵 轻负 非著名影帝 朱颜倾城色 入侵从寄生兽开始 你是我最美的梦想
    下面兽群中,猛虎如花仰头看着一袭白色儒衫的苏阳,眼神里竟然有人性化的仰慕之色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冲着苏阳一声长啸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如花又去而复返,身上竟然也多了一个身穿皱巴巴、脏兮兮的白色儒衫,背系大刀,长得苦大仇深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抚摸着如花的鬃毛,尽显宠爱。

    如花一边迈步向前,一边晃脑低吼,似乎也很享受他的这种爱抚,二者所过之处,百兽如退潮般向两侧避开。

    从上方望去,如花恍如踏兽潮而至,原始、粗狂的气息铺面而来,来者正是四大恶人的老二,穷凶极恶:西门进。

    而西门进看着房顶之上,一袭白衣,出口成章的苏阳顿生相惜之感。

    暗赞一声:“好一个扁扁少年郎,倒是和我有几分相像。”

    他习惯性的掸了掸自己那皱巴巴的儒衫,拱手施礼道:“人指峰西门进,见过苏兄。我有一事不明,还请苏兄解惑!”

    此时被封闭灵力,瘫在大厅的南宫蝶精神一震,暗自心喜:“还是二哥和我关系最好,一来就要问我的去向。”

    然后只听见苏阳说道:“西门大官人请讲,苏某必将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西门进点了点头,问道:‘空山不见人,但闻兽语声’,这两句诗我很喜欢。你做这两句诗是不是看我驱兽场面,有感而发?

    南宫蝶......

    苏阳让“不要脸”这三个字在嘴里飞了一会,又痛苦的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暗暗告诫自己:“以德服人,以德服人。”

    他面带僵硬的微笑,说道:“正是,正是。闻听西门大官人擅驱百兽,今日一见,才知恢宏致此。苏阳一时技痒,偶得佳句。

    说来还要多谢西门大官人,如果不见此驱兽盛景,恐怕也不会有此佳句,算来...,实是我两人共创也。”

    西门进闻听此言,苦大仇深的脸顿时笑成了一张千层饼。

    搓了搓双手,说道:“好,好,好。这是传世佳作,兄弟实在太慷慨了。”

    又低头沉思了一下,狠狠的一跺脚,抬头说道:“但是我不能白要,我这也有一副传世之作,是观五指山有感,今日就送与兄弟吧。”

    苏阳一听,倒是兴趣大增。

    虽说西门进外形差了点,但人不可貌相,万一是个诗词大家呢。

    他微微弯腰,一拱手,说道:“西门大官人请讲,苏阳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西门进翻身下虎,干咳了两声,掸了掸皱巴巴的儒衫,迈着外八字,昂头挺胸,慷慨激昂的念出了他的传世之作:

    远远看到一座山,

    上头粗来下头尖。

    有朝一日翻过来,

    下头粗来上头尖。

    念完之后,摇头晃脑,面露得色的看着苏阳。

    千层饼脸上写着一句话:求求你,表扬我。

    苏阳懵了!!!

    他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,委曲求全的忍受着西门进词不达意的语言。

    可是当这首词出现的时候,苏阳这才明白西门大官人的文学造诣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他思虑良久,最终选择再忍受一下。

    但他也实在没有心情再去夸赞西门进,直言道:“西门大官人,依我来看,你这首诗尚属璞玉,还需细细雕琢一番。”

    西门进顿时不满,连连摇头:“不能改,不能改。增之一分则嫌多,减之一分则嫌少。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前世的文艺青年,苏阳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脖子上青筋暴露,大吼一声:“要改。”

    西门进一时间被苏阳的气势镇住了,呐呐的说道:“那你改改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苏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缓解了下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左手指天,朗声说道:“借这阳。”

    右手指地,朗声说道:“用这山。”

    又目光似箭的看着西门进,朗声说道:“取西门大官人这诗。”

    说完,施展灵力托着自己,缓缓的从房顶而下,口中吟道:

    山近阳远觉阳小,

    便道此山大于阳。

    若人有眼大如天,

    当见山高阳更阔。

    诗念完,人徐徐落地,衣摆流苏如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西门进听完之后,先是念了自己的诗,然后又念了苏阳的诗,两首诗反复背诵。

    最后嘴里只剩下苏阳的这首诗,越念越快,整个人也变得有些神神叨叨,仿似疯魔。

    苏阳看他有些魔怔,不由大喝一声:“此诗必将名扬千古,作者,西门进是也。”

    西门进犹如大梦初醒,双手拍个不停,大笑道:“哈哈哈,盼了几十年,这次我终于要名扬千古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笑着,扭头往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如花见到此景,猛的几个纵跳,来到西门进的前面,连声吼叫,意图唤醒西门进。

    西门进恍如未见,一巴掌扇飞了如花,继续往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路上踉踉跄跄,连滚带爬,头发也散了,儒衫也破了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被扇的晕头转向的如花从树丛里站了起来,茫然的看着西门进离去的方法,愣了一会,然后扭头往苏阳身边跑去。

    苏阳看着张牙舞爪跑过来的如花,正要躲闪一二。

    却看如花跑到他的身前,前肢伏地,跪了下来,摇头摆尾,连连吼叫,眼神里全是哀求。

    苏阳见此情形,尝试着问道:“你是让我救你家主人?”

    如花连连额首。

    苏阳暗想:我把西门进逼疯了?要不趁他病要他命?

    算了吧,我和西门进现在实力接近,没必要这时候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我就应该堂堂正正的干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顺手提起齐眉大棒,踏上虎背,一声叱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再看如花迅如疾风,势如闪电朝着西门进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转瞬间,一人一虎已经来到了半山腰,而此时的西门进刚从一个齐膝的水坑里爬出来,浑身上下汤汤水水,着实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嘴里却喋喋不休的说道:“传世了,传世了。”

    苏阳并没有着急上前阻拦,而是驱使如花缓缓跟随,一边思索应对之法:

    看来是西门进偶得传世佳作,一时间欢喜狠了,痰涌上来,迷了心窍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只有重重给他一个嘴巴,说:‘这诗是苏阳的,传世也是苏阳的事,与你无关。’

    他吃这一惊,把痰吐了出来,自然也就好了。

    想好之后,苏阳便从如花身上下来,欺身往西门进身边而去。

    一边作势往西门进脸上扇去,一边嘴里则大吼一声:“西门进,传世与你无关,是我苏阳的事。”

    西门进闻听此言,顿时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可看到苏阳要抽自己,却眼露凶光,一把拦下了苏阳的巴掌,一边从背后抽出大刀,一招力劈华山,朝苏阳劈去。

    苏阳没想到西门进竟然不按剧本来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此时,躲是来不及了,他无奈举起齐眉大棒,暗暗咬牙,奋起全身的力气,一个举火烧天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听“镗啷啷”一声巨响,苏阳站在那里,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而西门进竟然被震得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,大刀险些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再看此时的苏阳,背后隐有光芒闪耀,透过衣衫就可以看到,灵力化作一朵五彩祥云在他背后缓缓流动。

    苏阳看到西门进的情形,不由得大喜,舞起齐眉大棒,狠狠的朝西门进砸去。

    两人实力接近,西门进轻松就挡了下来。反手一刀又朝苏阳劈去,苏阳格挡,西门进的大刀又险些脱手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苏阳算是明白了,自己守强攻弱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好办!

    “只要功夫深,铁棒磨成针”。

    他大吼一声,举起齐眉大棒,劈头盖脸不断的朝西门进砸去。

    失心疯的西门进那管他这个,那个……

    ‘夺我古诗者,虽强必诛’。

    也是大吼一声,冲上前去,硬碰硬的和苏阳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真是:八仙过海各显神通。

    只看苏阳

    一招泰山压顶

    又一招泰山压顶,

    再一招泰山压顶……

    西门进奋力反抗,每一招都把苏阳挡了回去,

    一招顶天立地,

    又一招顶天立地

    再一招顶天立地……

    叮叮铛铛,一时间响作一团,极是热闹。

    旁边的猛虎如花,看着这个情景,只觉得莫名的眼熟,不由得想起镇子上夯钉的铁匠师傅。

    再看西门进半个身子已经被夯进了土里,依然嘶吼着拼死抵抗,一张千层饼脸也变得赤红,恍似滴血。

    随着苏阳又一棒打下,西门进再也抵挡不住,“哇”的一声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花看此情形,也顾不得危险,大吼一声便朝苏阳扑去,意欲护主。

    苏阳正要在一棒打下,忽听背后恶风忽起,本能的转身避开。

    再看如花一个饿虎扑食,一头狠狠的撞在了西门进脸上,很多虎须密密麻麻的扎进了西门进的褶皱里面。

    西门进随着淤血呕出,整个人也变得清醒起来。

    顾不得扑在他脸上的如花,仰头茫然四顾,看到旁边的苏阳,问道:“这是在哪?我刚才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”

    苏阳看他清醒了,也放下心来,这才把刚刚的情形都详细给西门进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西门进闻听,顾不得半身还在土里面,扭捏着对苏阳问道:“苏阳兄弟,这首诗词算你二人所作,如何?也不枉我疯魔一场。”

    苏阳哈哈一声,说道:“没想到西门大官人竟是痴人一个,这诗词本来就是要送给你的。说不定,我也能免了这场血光之灾啊。”

    西门进听出了苏阳的意思,赶紧解释道:“其实想占将指峰,主要是老大的意思,我们三个是听从他的意见而已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解释道:“因为我是个读书人,所以很多事老大都愿意和我说一下。他说这五指山上藏着一个大秘密,等把这五个山峰全部占领之后,他自然会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苏阳闻听,暗想:五指山?大秘密?

    莫非是这山下真压了一个五百年前大闹天空的孙悟空!

    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孙行者!!

    直到被操蛋的社会反复蹂躏,才把真实的自己给埋葬了起来的斗战胜佛!!!

    唉......先别替他抱怨了。

    现在当务之急,是保住自己的性命,至于秘密什么的,那得有命才能去探索。

    说到秘密,我本身不就是个秘密吗?

    刚才和西门进交手,我莫名其妙的变得抗揍是怎么回事?想来是和我背后的刺青有关系,要不再和他打一场找找感觉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一把把西门进从土里拔了出来,把大刀交给西门进,说道:“西门大官人,我们刚才战斗,我似乎有所感悟。来,让我们再打一场。”

    西门进愣了一下,擦了下嘴角的血迹,正色道:“苏兄,你我都是读书人,整天打打杀杀的,不合适,我看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苏阳正在兴头上,缠着西门进,西门进实在无奈,只好又和他打了一场。

    第二场开打,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打完之后,苏阳又把西门进从土里拔出来,要求再战。

    西门进扔下大刀,连着吐了两口血,摇头道:“有辱斯文,有辱斯文。今日和苏兄一见,真是三辈子有幸。咱们山高水远,江湖再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拔腿就走。

    苏阳打的兴起,一把拽住西门进,殷勤的把大刀又塞进了他手里。

    正色道:“范兄怎可如此败兴,再来!”

    说完,不由分说,举起大棒朝西门进打去,西门进被逼还手。

    第三场开打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打完之后,再看西门进趴在地上,半截身子埋在土里,嘴里泛着血沫,双手死死攥住地上的小草,挣扎着往前爬去。

    一边爬一边哽咽着说道:“苏阳,我上有八十老母,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儿。你就当我是个屁,把我给放了吧。”

    苏阳此时灵力也几乎耗尽,再看着西门进狼狈的样子,自己也觉得有些过分了。

    说道:“那就请西门大官人回大厅一聚,你三妹南宫蝶此时也正在大厅等候。”

    西门进默默无语,摇头不止,挣扎着往如花身边爬去。

    苏阳一边搭把手,一边说道:“那要不请西门大官人回大厅稍息片刻,你我秉烛夜谈诗词可好?”

    西门进闻听此言,眼前亮了一下,想了想,虚弱的开口说道:“不了,我现在吐血太多了,我现在只想回家输点血。”

    喘了几口粗气之后,又说道:“苏兄增诗之恩,愿我传世之梦。我西门进绝对不会在为难与你,你尽可把心放到肚子里。”

    说完,已爬上如花背上的西门进,拱手道:“再见。不,再也不见。”一路吐血而去。

    只余下苏阳孤身一人,看着西门进远去的背影,独叹:“苏某才艺双绝,终究是知音难觅。”

    清风起,尽是萧瑟.....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:第四章 西门大官人 返回《玄幻:这个山贼不好惹》目录 下一章:第六章 东郭魇来了(快捷键 →)